咨询首页  移民   留学  法律  税务  公司注册  货款  保险    进出口贸易    生意买卖   医疗   公证翻译   健康  
热点:辐射危害  日本核泄漏  加核厂  士嘉堡虐老案  利比亚   联邦大选   本站搜索:
 您所在的位置 多伦多在线首页-> 咨询-> 移民
为爱移民 一场跨越中加的爱恋
http://www.torcn.com     发表时间:2011/8/12 9:41:54   editor3  [关 闭]  

 May(化名),6年前移民加拿大,先后在温哥华、多伦多居住,来自中国南方某城市,现在多伦多经营一间店面。

  (记得上初中时,某天,踩着椅子,在外公的书架最上层翻到了这本书: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,奥地利作家茨威格著。在我的理解里,放得这么高这么隐秘,应 该是他老人家并不那么希望我读到的。但偏偏他外孙女是只“好奇猫”。

  不过,即便“破禁”的心情相当激动,我却居然没耐心读完它。

  讲的是一个作家在41岁生日当天收到了一封厚厚的信,大约有二三十页,是个陌生女人的笔迹,写得非常潦草,与其说是一封信,不如说是一份手稿,信里诉说着 18年来对他的无尽而缠绵的爱恋。遗憾的是这位大叔根本就想不起来她是谁,因为他经历的女人实在太多了吧……

  读后感:那是一种我无法理解 的痴恋,能有点共鸣的只是少女心动的一小部分。

  后来,知道徐静蕾自编自导自演了这部同名电影。尽管我很喜欢她,但依然没有捧这个场。看来,成年后也并没有改变我对它的感觉。

  所以,当一开始May问我看没看这本小说时,我将以上经历告诉她。她有点发愣,有点尴尬:“那你可能不会喜欢我的故事。”

  她是一个30多 岁的漂亮女子,看上去并不沧桑,比实际年龄显小,最特别的是,眼睛像婴孩般清澈干净。这应该说明她是个很简单的人吧?又或者正因为简单才会有这般“一根 筋”的暗恋?

  此前,徐静蕾在谈到改编思路时说过:“原先想把这个故事直接搬到现代,但是剧本写到一半感觉非常不顺畅。后来我试着把这个故 事放到了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,忽然就有感觉了。”

  不知道如果她看到May的这个现代“版本”,会有何感觉?也不知道你看了这个很纯粹的爱情故事后,能理解吗?)

  其实,我会这样爱一个人,并不是因为这本小说,只是几年前看了徐静蕾的电影,第一感觉就是自己很像故事里的女主人公,于是就找来原著,看的时候哭得不行。

  当时觉得自己更惨的是,那时候还没找到他,根本不知道他的联络方式,就算想寄信给他都不知道寄到 哪里,真是越看越想越难过。

  从头说起吧。我和他在国内的时候是一个系统的员工,但不在一个城市,天南地北的,他在北京总部。10年前我研 究生毕业刚工作不久,被派去某省参加一个系统会议,然后就遇到了他。

  他比我大3岁,还差几岁才到30,就已经是部门主管了。开会的时候他 有发言,一出现,就让昏昏欲睡的我眼睛一亮,马上有了精神。要知道,发言的领导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,突然“杀”出来一张年轻的面孔,是多么难得。其实,说 起来他不算很帅,也不是我原来喜欢的阳光男生类型,但是我就是一见钟情地迷上了他。

  那时他还没有结婚,但有一个交往多年的女朋友,据说喜 欢他的女生很多,不过他好像还挺专一的。他的这些具体资料都是我后来通过各种渠道打探来的,当时除了知道他是谁以外就一无所知了。

  开会那10天,简直就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了。这种系统会议,一般都有一半公费旅游的意思,所以我们还去了那个省里的一个非常著名的旅游胜地玩了一周,那里真 是个世外桃源,我多么希望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啊,甚至希望能一起永远留在那个美丽但落后的地方。

  因为太关注他,所以无论他离我多远,我都能 从人群中一眼就找到他,能远远地看着他也觉得很幸福。

  第三天的下午,我发现他一个人从大家集居的地方往外走,是沿着一条河,似乎在散步。 我就偷偷跟了上去,但不敢靠近,离着一段距离。好在他走得不快,走走停停的,还拍照,一副很享受自然风光的样子,所以一直也没有发现我。

  不知不觉的,我们已经走出去了很远,不知不觉的,天色渐渐暗了。那是一片树林,除了鸟叫、流水声,就没别的声音了,周围没什么人,好像天地间就只有我们两个 人,那种感觉,正是我梦寐以求的,多么不希望被打破啊……

  可是,他突然往回走了,我有点措手不及,就被他发现了。他有点吃惊地“咦”了一 声,然后问:“你是不是也是XX系统来开会的?”我赶紧点头,心里窃喜:原来他也有注意到我。

  其实,后来想想,他觉得我眼熟也很正常,我 们那次开会的人员虽然有40多人,但年轻人很少,女孩就更少了,所以大家多少都会对我有点印象。

  于是,我们结伴回程,但很少说话,我是因 为“心虚”+害羞,他是为什么就不知道了。走着走着,他停下来喝水,然后看了我一眼:“你没带水?”我这时才意识到有点口渴,因为是急着跟他出来的,也没 顾得上拿一瓶水。他说:“我也只剩这一瓶了。”然后递给我:“如果你不嫌弃,就喝吧。”

  我红着脸接过来,红着脸喝了一口,心想:这算接吻吗?

  那之前,我没有真正意义地谈过恋爱,这在我来说就是初恋了,虽然也没开始过。

  然后,我们就慢慢聊了起来,谈天说地, 他知识很渊博,而我也算有些学识,所以还挺聊得来,但并没涉及到彼此的个人话题……

  剩下的几天,虽然都是集体行动,但有时候我俩的目光相 碰,他会笑一笑,笑得我心神荡漾,但脸上还要装得很矜持……

  要分别了,我多么舍不得啊,就急中生智和同在总部的另一位大姐“套磁”,后来 也一直和她保持着联系,当然全是为了他。我想,这位大姐应该是能猜到我心思的,但她从来没点破过,我非常感激她。

  返回的路上,我就做了个 决定:我要考北京的博士生,无论哪个学校,总之我要到北京找他。

  其实,通过系统网络,我能查到他的所有联络方式,如果我不是那么害羞,能 主动联系他,找个借口多接触下,也许事情不需要这么麻烦。所以说,性格决定命运,这句话很对。

  也许因为有着强烈的目的性和动力,我的智商 没让自己失望。第二年,我顺利被北京某大学录取。开学不久,我找了个借口去总部看望那位大姐,她和他不在一个办公室,我坐在那里和她说话,就在想他的办公 室在哪里呢?怎么能和他见上呢?想来想去,也想不到怎么开口,如果换了别的开朗女生,可能就会大大方方地说:“嗨,上次和我们一起开会的X主任在吗?我也 去拜访一下吧。”这是人之常情,别人也不会多想的。可是,我这个人就是这么别扭!恨死自己了!

  又过了一个月,我又去见大姐,还是没见到 他。但那一次后我倒是想到了一个笨办法:不进大楼,在上下班的时间点到大门外偷偷“堵”他。于是,连着几天逃课去“蹲点”,但守株也没待到兔子。后来我想 明白了,他肯定是开车的,估计都是直接从停车场走后门出入的。

  一直见不到他,真让我崩溃!

  半年了,到寒假了,还是没收 获。学习更没收获,没考好试,导师找我谈话,我心灰意冷地回到家,年也没过好。

  但一回到北京,我又打起了精神:新的一年一定要见到他!还 要有所发展!

  迫不及待地,我带着家乡特产又去看大姐,特意挑了个快下班的时间,见面后提出一起吃晚饭,然后就可以一起下班,再到停车场, 也许就能见到他了,即使见不到,我这次也一定要大着胆子问问他的办公室在哪里或者哪辆车是他的。

  这都是事先计划好的。我也笃定大姐不会推 辞,因为我得知她老公出国公干了,她一个人吃饭也是很闷的。

 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,大姐推辞了。更万万没想到的是,她推辞的理由是:X主任春 节结婚了,是回老家办的酒席,同事都没参加成,今晚他补请大家。

  这个X主任,就是他。

  (在小说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》 里,那封信寄出的时候,女主人公已经是命不久矣了。有些人真的会在临去的那一刻,才会说出心里的爱。其实,这也是我不能理解的。

  我问May会不会也给他写信?她点点头:“应该会吧。也许也会把它作为一个临终遗言发给他。”她的神情看不出多少凄然,但我听着,却觉得悲哀。

  这样的故事,这样的人,让我无言,只有感叹。)

  就在那个新年伊始的傍晚,我下定了决心要见他,却得到了他结婚的消息。你能想象到我的心情 吗?天意弄人!

  忘了是怎么走出了那栋办公大楼,恍恍惚惚,让我惊醒的是一阵尖锐的汽车鸣笛声,发现自己正站在马路中央,一辆车几乎是贴在 了我的腿边,竟然也没觉得后怕。

  我一个人进了附近的一个小餐馆,只想喝酒,喝了几瓶也不记得了,最后当我摇摇晃晃走在夜幕里的时候,突然 就想到要去和他做个告别,心里的告别。

  我知道他请客的酒店,这一次我又是偷偷躲在一边“堵”他,这一次没有扑空,我看到他和他的新娘手牵 着手,笑意盈盈地和宾客们说着再见,他比1年多前开会的时候显得瘦了些,气质更加的清爽……

  那个新娘,我忍不住地和自己做了比较:如果我 俩站在同一起跑线上,我不觉得自己会输给她,她只不过是,比我幸运地早认识了他。

  我自然没胆量上前和他真的“告别”,我只是躲在黑暗里哭 得稀里哗啦……

  那天之后,我试图忘掉他。我从导师那里求来了很多工作,努力地做课题,除了吃饭、睡觉,其它时间都在教学大楼里“搏命”, 很快成了导师的得意弟子,外出参加一些学术、行业活动时也会带上我。

  一个早春3月的晚上,我跟着导师参加一个行业表彰性质的酒会,敷衍应 酬中,听到导师叫了一个名字,心头猛然一震,转头,果然是他!他走过来,我一直就那么盯着他,那样子一定很傻,因为他有点奇怪地看了我一眼。他没有认出我 来!

  导师“介绍”我们认识,他听到我的名字也没有任何意外的反应。那时距离我们第一次见面已经快3年了,他完全忘了我。我想哭。

  但他似乎挺有兴趣和我谈话,他的眼神很亮,当看我的时候。到后来,他居然撇下所有人,和我坐在一个角落里聊着去西藏的经历……而我的脑袋里一直在做着“天人 大战”:要不要提醒他?要不要告诉他?

  但最终,还是没有说。

  突然我也想通了:以前并不重要,我要抓住当下。

  酒会将近尾声时,导师要先走,半开玩笑地跟他说:“既然你二人相谈甚欢,我就把弟子托付给你一晚。”他大笑:“多谢先生成全!”

  我从来没见 过他笑得如此豪迈,如此灿烂。仿佛换了一个人。

  紧接着,我就知道了为什么。

  走出酒店,乍暖还寒的天气,感觉很清凉。他提 议走一走,我当然是欣然同意。

  并肩走着,他反而不怎么说话了,这让我又想起了第一次一起走路的情形,也是有点默默的感觉,很奇怪。

  在一个高架桥上,他停了下来,我们俩凭栏看着首都的夜景,他有些感慨地说:再过一阵子,就很难看到了。看到我一脸的“问号”,他笑了:“我要移民到加拿大 了。”

  我的心一沉,心情从谷峰跌倒了谷底。耳边继续响着他的声音,却似乎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:“老婆非要走,其实我还是喜欢这里,到那么 一个遥远陌生的地方,一切都要重新开始,离期越近,越觉得自己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。”

  “这也算一种回光返照吧?”他看着我的眼睛自嘲地 说。我咧了咧嘴,很想笑,却笑不出来。“奇怪”,他突然若有所悟地皱起了眉:“怎么觉得好像和你很熟悉似的?”但显然,他只是觉得莫名其妙,而不是恍然大 悟。

  是的,我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,你一直住在我心里,可是你却不知道。

  我们一直走到了我的住处,不知不觉的,走了好几个小时。他说:“你还挺能走的。”天知道,我并不喜欢走路,那天我还穿着高跟鞋,但每次和他在一起,又都是要走啊走啊走啊。如果可以一直走下去,我是不是永 远不会感到累?

  “好了”他笑着摊开手:“安全把先生的弟子送回家,我该走了。”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,一下子抱住了他……此刻的我,内心 充满了疯狂的念头:一夜情,留些深刻的记忆……

  他应该是呆掉了,好半天没反应。然后慢慢扶住我的肩头把我推离开那温暖的怀抱,多么不愿意 失去这渴望已久的温暖啊,我彻底失去了理智,吻上了他的嘴唇,他试图躲避,但难敌疯狂的我。接着,有那么一瞬间,我感到了他的迎合,他的喘息……不过,很 快的,他再一次把我推离开一点,大口喘着气:“听我说,听我说……不要这样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见到你,就很喜欢和你在一起呆着……可是我再过几天 就要走了……你很可爱,是个好女孩,我不想辜负你……”

  我再也忍不住了,抱着他大哭了起来。他抱着我,拍着我的后背……然后是紧紧地、深 深地抱住我……最后,他掰开我,深深地看着我,在我的额头亲了一下,顿了顿,世界仿佛静止了……然后,他挣脱了我,消失在了夜色中……

  我要到加拿大去找他!我跟自己说,博士学位不要了。

  申请技术移民的过程出奇地顺利,1年多以后我就拿到了签证。这种顺利,在我看来是命运的 一种暗示,也许老天都支持我的决定?

  他说是去温哥华,我自然也是奔着那里去的。这期间,我和那位大姐(他的同事)还是保持着联系,她说他 和同事们也几乎没有了联系,只知道他在政府办的英语班里上课……于是,我登陆后,打印了一份免费英语课程教学点的通讯录,按照上面的地址,挨家去“摸 底”……那时候我没车,都是坐公交车或者“打的”,大概一个月,把所有学校“搜”了一个遍,也没有找到他的影子。

  接下来的1年里,我一遍 遍地“巡视”,还是一无所获。我焦躁不安,经常打电话“骚扰”在国内的那位大姐,她也很无奈,因为他已经失去了联系。

  我不找工作,不好好 适应新环境,一门心思地就想找到他。但生活是现实的,我带来的钱越来越少了,如果想继续留下来,必须先找个谋生的工作。

  我开始在一间咖啡 店打工,之所以选择这个工作,也是因为知道他喜欢喝咖啡,盼望有一天他会“从天而降”。

  直到2年后,大姐有一天打电话来,告诉我他最近回 国探亲了,原来他早已经搬到了多伦多,在某大学里读硕士。大姐特地要来了他的手机号码,我在抄那10位号码的时候,手都抖了……

  大姐还透露,他会在中国呆一个夏天。于是,趁着这个时间,迫不及待地,我迁到了多伦多。开始找工作,这一次又很幸运,我找到了一份专业工作。

  终于盼到9月份,要开学了,我想他应该是回来了。就迫不及待地拨通了那个号码,虽然我已经打好了腹稿,但是听到他声音的那一刻,我还是变成了“哑巴”,心提到 了嗓子眼里……他“喂、喂”了几声,听没反应就挂断了。

  再一次接通电话,这次我想好了一个“骗局”:告诉他我是某大学学生,要做一个课题 小调查……他居然很配合,回答了我那些胡编的问题……顺便,我也得知他此刻正在学校,几点会下课。

  你能猜到我下一刻做了什么吗?对了,去 学校门口“堵”他,我好像只会这一招。

  那你猜到我“堵”到什么了吗?如果我告诉你,不但“堵”到了他,还“堵”到了那个让我嫉妒的 “她”,看到他俩又是手牵着手,你能体会到我的心情吗?

  我没有和他“相认”,只是有时候会跑到他们家附近,远远地等着他,看看他……

  因 为,我不想破坏他的家庭,也没信心能破坏得了。

上一条: 移民亲历买房烦恼:卖方拒绝提供电费帐单
下一条: 偕夫及2女长居日本 华妇加籍身分得而复失
  
   网友评论  共0条评论 查看评论  
用户名 :    密码:    注册
  今日最热
·富二代在海外:温哥华妈妈将儿子送入..
·加移民遭遇欺善怕恶的白人 路口礼让..
·违反移民法 去年近400中国留学生被加..
·对贷款更改计划 别赔上荷包
·为爱移民 一场跨越中加的爱恋
·移民感慨:加拿大不是我们梦中的世外..
·新海外资产申报表难倒太空人
·便利店涉卖「赃物」 华裔东主偕女友..
·新法取缔瞒税餐饮业者 罚款百万判监5..
·移民部强调员工有培训
  图片文章 更多>>
  最新文章
·你言我语: 要求准许非公民投票
·违反移民法 去年近400中国留学生被加拿大..
·移民部强调员工有培训
·一年内二度调涨 公民申请费涨至530元
·多市今年流感凶且急 确诊个案1周升31% 10..
·加国移民专家:新高入籍数字不能持续
·移民律师吁留学生同时申请PNP 特快入境 ..
·10年接纳32万中国移民:技术移民是主流
关于我们About Us广告服务联系我们诚聘英才免责声明投稿中心友情链接合作伙伴
版权所有 (C) 多伦多在线(www.torcn.com) 声明:本站所登内容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技术支持:蓝星科技